41

[匿名] 台灣、美國教職申請經驗比較

版主案:根據網路慣例,匿名投稿都要說路上撿到的或是夢到的,不知道誰寫的。

**

在此分享去年參加兩場教職面試的經歷。一場在台灣,另一場在美國,學校就不提了,因為此文主要是讓也在準備要去投教職履歷的人一個參考。也希望引發一些反思,就是台灣政府在大力呼籲海外人才歸國服務之際,台灣學校是如何對待人在海外的教職應徵者。

台灣

在台灣的那一場面試是在2012年年中收到通知,行政助理寫信要我月底飛回台灣一趟。這邊的重點是,信內完全沒有提到旅費補助的問題。雖然我已經聽說過台灣的學校鮮少補助海外學者回台面試的飛機票,但還是禮貌性的去問了一下。結果就是,我自掏腰包花了兩千美金飛回台灣,而該校也補助我兩千,只是幣值是台幣。

面試當天早上,西裝筆挺人模人樣的我自行搭計程車抵達該校,然後直奔助理辦公室。一個看起來年紀輕輕帶點冷酷表情的行政助理帶著我去辦公室後面類似庫房的小房間,裡面有簡單的沙發和茶几,但周圍堆的都是陳舊的獎杯期刊以及堆疊在地上雜亂不堪的poster

助理奉上一杯用茶包泡的茶就離去了,過不久所長來了,意味著早上的面試就開始了。而陸續來面試的老師通常是對我過去某段工作經歷感到好奇(因為有段時間不在學界工作),所以花了很多時間在解釋。至於我現在的研究,老師們似乎沒感到太多興趣。但整個過程還算順利,直到有一位老師因為在跟學生meeting的關係沒有出現。

於是乎助理把我帶去該老師的辦公室,我就在裡面呆坐了三十分鐘左右,仍舊不見該師身影。正想說今年面試的行程該所已經早就排定為何還會出現這種情況,此時此刻,行政助理在門口探了個頭過來,驚訝到:你怎麼還在這裡?

其實我才要問:為什麼我還要在這裡枯等?老師呢?然後你行政助理還搞不清楚狀況?當然那個當下我只有苦笑沒有說一句話,所以行政助理又把我領進那個像庫房的小房間,讓別的老師先來跟我談,談完之後原本那個還在meeting的老師才姍姍來遲。

無論如何,早上就在跟老師們閒聊的過程中渡過,基本上還算愉快!時間來到11:30。接著行政助理把我領到中午要job talk的會議室,要我熟悉一下場地並檢查ppt展示有沒有問題。然後她拎了一個排骨便當進來扔給了我說:你就一邊吃一邊測試吧!我除了驚訝還是驚訝,因為沒料到大老遠從美國跑回台灣面試居然中午是一個人吃便當渡過。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三兩口把便當趴完,然後趕緊測試並快速預演一下job talk的內容。此時我瞄到門口有一疊便當,想說為什麼要為我一個人準備便當?結果謎題就在演講開始後揭曉了。

12:00整演講開始,老師和一些學生魚貫而入,每個人都順手拿了一個便當,於是便開始了我一邊演講,台下一邊大啖便當的景象。我看著台下的便當一邊講一邊想:我還想吃十個!!但當然還是得專心演講,不過說真的有人在台下吃東西實在相當擾亂我演講的心情,難道這也是對面試者的測試之一??

演講完後的發問時間,陸續有些人跟我提問,但問題是,都跟我講的內容沒有直接相關。有人說我投影片做不好,也有人酸酸的說你用的資料我們也有啊(問題是你他媽的發不出跟我一樣的paper在高IF的期刊啊!)總之job talk就在砲聲隆隆中渡過。演講完後我瞄了一眼門口的便當,啊~貌似都領完了吶。。。。/_

下午的面試,所上終於良心發現把我帶去一間比較好的會議室等候老師來談,所以下午就沒有在那個像庫房一樣的地方窩著。不過後續出現的老師,依舊跟我瞎聊一些跟我的研究沒什麼關係的事情,但還是有某位老師酸溜溜一進門就說”我覺得你的paper能被刊出來是運氣很好啦”這類的話。此時心裡有五千萬個幹但很峱不敢說出來。

等到最後一個面試老師離開後,就沒有人理我了,所以我只好默默的自行離開,然後跑到台北火車站跟朋友吃喝了一頓消除怨氣。

回美國後我也就沒有刻意去等任何通知,因為聽說什麼三級三審制度很花時間,所以就不管結果繼續投別校的履歷。差不多到了八九月份的時候,母親才跟我說家裡收到該校寄來的信,很沒意外的被拒了,但我更意外他們怎麼知道我家地址??因為我寄的履歷上面只有美國的住址。

美國

就在同一時間,我收到了美國某大學的電話面試通知,於是整個九月份就在應付電話面試中渡過(總共兩場)。九月底時對方告知打算邀請我到該校進行為期兩天的面試,於是一連串的前置作業便開始了。首先,另一個行政助理和我聯繫,二話不說直接幫我訂機票和旅館,然後預先給我一份滿滿的菜單,要我隨便點,屆時中午吃飯時刻這些東西就會準備妥當

此時我就想到台灣面試時中午吃的那一個便當。我不是嫌惡那個便當,而是為什麼我沒得選呢??我想吃雞腿飯啊!!

出發前那個助理又通知我,要我記得留下一路上所有開銷的收據,因為可以額外報帳

面試前一天抵達該校所在地,直接就坐上計程車去旅館,下車跟司機要了一張空白收據,check-in後迎接我的是一張好大的king size床。二話不說先躺上去休息一下,然後簡單盥洗後,剩餘的時間就全部拿來準備job talk。

隔天一大早七點半,director親自開車來旅館接我,約莫五分鐘的路程就抵達她的辦公室。沒意外整個研究所裡面都還沒有人,於是director自己充當小妹親自幫我泡咖啡。然後在她辦公室開始第一場面談。一坐下來她的第一句話就是開門見山:聊聊你的研究吧!於是我就侃侃而談,把目前的研究內容大概描述一遍,然後她根據我講的內容提出一些問題,並且詳述目前他們準備要進行的一項大型研究,問我的技術有沒有辦法克服並彌補她們的不足。

就在這樣非常熱烈一來一往的討論中,半小時很快就過去了,於是她領我去下一個面試老師的辦公室,因此早上的面試就在這樣的流程中很順利渡過。每個老師雖然專業不同,但從跟他們面試的過程中,我竟然也能了解體會不同領域研究中所呈現不同的視野。此時我又回想到在台灣面試時的那些瞎聊,真的覺得就是一整個很瞎,因為聊的內容根本無助於增進雙方彼此的了解。而且也一直感覺到台灣老師釋放出那種”你的專業不要來侵犯到我的專業,無論是教學還是研究”那種氛圍。。。。

中午時刻是先安排job talk,然後才是吃中飯。除了該所的老師和學生有來聽外,該校還有視訊系統連接到其他分校,所以我從大螢幕上也可以看到遙遠的分校也有人出席聆聽。由於演講的內容有特別針對該校進行調整和包裝,所以頗對他們的胃口。演講時台下的人除了喝水以外,全部都很專心的聽我演講。director還不時勤做筆記,好像跟學生一樣。演講完後的發問時間,完全是針對我講的內容進行提問,而且問題相當到位。於是就在頗為順利的情況下結束job talk。

由於job talk的主持人就是中午要陪我吃飯的老師,於是他就直接領著我前往一個會議室用餐。一進去時助理已經把之前預定好的午餐飲料都準備好了。於是那位老師就陪我一起用餐直到結束。

此時我又想起在台灣面試時一個人在會議室吃便當,突然覺得當時有點孤寂。。。。。

用餐結束後行政助理帶我去一間全新的教授等級辦公室,說這是專門給我用的,裡面有一台連上網路的電腦讓我使用,桌上也準備好許多瓶裝水讓我飲用。一整個就是:舒適。

休息一下後開始進行下午的面試,地點就在中午用餐的會議室,而每個老師都是相當準時出現在會議室。結束之後,其中一位老師親自開車送我回旅館休息。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當然不是!那位老師說我可以休息一下,等一下會再回來接我,因為晚上要帶我去高級義大利餐廳用餐。

於是晚上就在旅館附近的一間高檔餐廳享用了高檔鮭魚排,還有額外五位老師同行。中間還開了幾瓶酒,雖然教戰手冊寫說面試時不要喝酒,但在盛情難卻之下,還是淺嚐了一杯口感相當不錯的白酒~不過這場晚宴才真的是通通瞎聊一通,可以從學校的八卦聊到自由車手阿姆斯壯服用禁藥。坦白講我有一點招架不住,因為要在一堆美國人閒聊之中插進話題對英文不是母語的人來講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困難。因此我所能盡的最大努力就是:面帶微笑,專心聆聽。

第二天的行程,則通通都是跟老師面試。同樣一大早是老師(但換成co-director)親自到旅館接我,然後一整天就這樣一個接著一個到會議室跟我面試,大家互相聊自己研究的原則和理念,或者是跟我介紹該所的特色以及未來的發展。中午一樣是預先準備好了午餐跟飲料,然後請五位學生來陪我吃飯。下午結束後,主要的行政助理商請另一位研究助理開車送我去機場,我離開前,她特地送我一個印有該校標誌的精美馬克杯當做紀念品,一整個讓人窩心。

但面試並沒有就此結束,因為整個面試的老師裡面,最大頭,也同時是該院的院長,因故無法趕來,所以是等我回來後又另外約了一個時間用電話面試。因此該校的面試前後耗時兩個月,歷經三場phone interview以及一場campus interview,才終於落幕。

兩個禮拜後,我就收到院長寄給我的offer letter了。

所以這兩個學校面試,該怎麼比較呢?。。。就整理成下圖吧。

comparison-j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