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學術界媽媽的一天

在NPR看到這篇文章,描述在學術圈工作且有小孩的女性,她們一天是怎麼過的。不少美國同事覺得非常寫實,我就快速翻譯一下,因為這與以後要寫的如何提高工作效率有關。

*** (黑體是原文斜體的部分,表示作者心理的想法)

早上6:00: 我被隔壁房間的小孩吵醒,他們問我可以起床了嗎?我的答案是不行,但是我起床了。

早上7:00:小的要吃燕麥片,大的要吃麥片,而我只想要咖啡。我為小孩準備了食物,把洗碗機裡面的碗盤拿出來,準備午飯,小孩的背包與水瓶,刷牙與洗臉。我像個章魚一樣,四肢都在動作。喔對了,那封推薦信是今天截止嗎?

早上8:00:我先生帶小孩去學校;我去跑步。咦?我的大女兒記得帶小提琴到學校了嗎?我們又忘記帶防曬了嗎?

早上9:00:我終於到辦公室了,終於有個沒人打擾的工作時間。我寶貴的工作時間,結果浪費在回信上面。回答學生的問題,回答同事的問題,回答陌生人的問題,在各種表格上簽名。幸好,那封推薦信不是今天截止。但我的結案報告呢?

早上10:00:參加委員會的會議。我們在討論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我忘了具體是什麼了。喔,我還得準備我上課要用的講稿。我們開會沒什麼進展。我回覆了這周六參加別人的生日派對嗎?我同意開會所得出來的結論。我必須給六歲的小孩買生日禮物。

早上11:00:我跟一個博士生開會,之後還有另外一個。我在開會的時候,快速地吃午飯。我們討論正在進行的計畫,對資料非常滿意,但也有一些沒預期到的發現。這非常有意思。我們一起分析資料,並設計新的實驗。我把我要評審的文章,印出來了嗎?我重新預約了小孩的牙醫嗎?

中午12:00:我教課,帶討論。從教室前面看,我看到非常專注的學習者。(但從教室後面看,我看到螢幕上各種社群媒體)。

下午1:00:還在教課。結束了後的部分,完成了討論的部分。下課了。我的手機在震動。我開始緊張了。喔,不是小孩的學校打來的。我鬆了一口氣。我沒接電話,讓訊息進了語音留言。

下午2:00:辦公室時間,這是為我大學部的課程準備的。我寫了一點東西。然後一個學生進來了,帶了滿頁的問題。我使出渾身解數,講解地非常清楚。然而,學生還是滿臉困惑。我喜歡這學生。第二個學生非常不滿,因為他對於成績不滿意。成績其實真實反應了學生的能力。我不喜歡這學生。沒有第三個學生。結案報告不是今天截止。那個獎學金申請呢?我回了一些郵件。我的小孩,是今天要帶他最喜歡的書到學校,還是明天?我把委員會要寫的報告加到待辦事項。

下午3:00:我跟我實驗室的一個博士後開會。我們討論我們文章收到審意見。第一個評審者非常好;第二位評審者非常明智;第三位評審者非常瘋狂。(通常都是第二位評審者比較瘋狂)。我們討論了如何改寫這篇文章,並討論我們其它正在進行的計畫。時間到了。我必須為我的小孩檢查他們有沒有頭虱。我們晚飯吃什麼呢?

下午4:00:我忽視了不斷湧入的郵件,而專注在我正在寫作文章。45分鐘不間斷地寫作很快就過去了。到時間要接孩子了。我還沒申請獎學金,這明天截止。我們晚上到底要吃什麼?

下午5:00:我接了兩個活躍不已的孩子,他們非常高興,直到他們坐在後座上互相鬥嘴。我忘了回覆那封郵件了。對於要唱什麼歌,他們找不到共同意見。我還沒有把下周的閱讀材料放到課程網站上面。現在他們是最好的朋友,特別是看到了路邊的野生火雞。我們一起唱著Old MacDonald Had a Farm,小孩輪流決定他們是什麼農場動物。我終於想到了如何設計這個實驗了。我今晚必須寄信給我的學生。我們到家了。晚上要洗澡嗎?

下午6:00:我先生作了墨西歌菜。我一邊吃,一邊問問題,順帶鼓勵小孩吃蔬菜。我今晚應該要訂去參加會議的機票。我們談論我們的一天是怎麼過的。今晚要寫洗澡嗎?我們討論要吃什麼甜點?兔子呢?

晚上7:00:今晚要洗澡。我已經可以去睡覺了。我們把小孩擦乾之後,找到睡衣,刷牙,床前讀書,唱歌,終於睡了。兔子呢?

晚上8:00:小孩醒了。我們找到兔子了。小的兔子非常高興,大的兔子比較平靜。我開始洗衣服,洗碗,準備午飯,清理地板,找到了小的小孩最愛的書,明天要帶到學校。我可以睡了嗎?小的小孩要去上廁所,他姐姐要喝水。

晚上9:00:小孩終於睡著了。我寄信給我的學生,告訴他們我們實驗的點子。我訂了去開會的機票。我把正在寫的文章檔案打開了。我能去睡了嗎?我把檔案關了。喔,忘了檢查小孩有沒有頭虱了。我更新了待辦事項。我必須寫委員會的報告。我已經準備要上床睡覺了。

晚上10:00:在床上,我讀小說來讓我自己平靜。我能睡了嗎?我把燈關了。我必須回覆要不要去參加周末的派對。我試著睡著。我必須寫委會員的報告。我睡了。

半夜2:00:小的正在叫。我必須要起床嗎?她滾出了毯子了。我把被子蓋好,並把她哄睡了。我能去睡了嗎?她睡著了。

早上5:00:偶而出現撲通的聲音,是六歲的小孩在練習雙手靠著牆倒立。真的嗎?我把她帶回床上了。

早上6:00: 我被隔壁房間的小孩吵醒,他們問我可以起床了嗎?我們要記得把那本書帶到學校。我掙扎著起床。獎學金申請是今天截止嗎?新的一天開始了。

作者Tania Lombrozo是UC Berkeley心理系的副教授。如果對她的研究有興趣,可以到她的實驗室網站去看看。

各位研究生,或是在學術圈工作的朋友,你每一天是怎麼過的?